新華網 > > 正文
2021 06/ 22 20:43:43
來源:新華社

我的入黨故事|“南海之子”盧偉:志在“為國守?!?

字體:

  我叫盧偉,今年40歲,自2013年起,擔任三沙綜合執法2號船船長。我和同事們的主要工作就是維護海上生產秩序,開展緊急海上救助。一句話,就是“為國守?!?。

  盧偉在三沙綜合執法2號船駕駛艙工作。(受訪者供圖)

  我出生在海南省瓊海市潭門鎮,生在大海邊,長在大海里。到祖國西南中沙的大海里耕海牧漁,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謀生手藝。很小的時候,我便與同伴們在村邊礁盤上撿螺拾貝;放暑假,就跟老爸跑船闖海,鎮里的男孩大多這么長大。

  盧偉休假時幫母親打理院子。(新華社記者郭程攝)

  照最初的人生設計,我會和父親一樣當一輩子漁民,做一輩子船老大,過著雖然辛苦但還算殷實的捕魚生活。

  盧偉休假回家幫助母親晾曬農產品。(新華社記者郭程攝)

  2009年,當時的海南省西南中沙漁政漁港監督管理站為執法船招大副、副船長,父親得知消息后堅定地要我去報名。當時他再三叮囑:“以后就好好地為國家開船,家里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?!?/p>

  去上班后才發現,這實在不是一份好差事,完全不如在家給父親打理漁船來得實惠。執法船上紀律嚴明,約束多,而且責任重、壓力大,每月到手工資只有2000多元,比在家出海捕魚少得多。

  工作沒多久,我決定辭職,父親劈頭蓋臉地對我一頓教訓。經過一次父子間的促膝長談,我深深理解了他,理解了父親對那片海深沉的愛。

  盧偉幫助父親打理自家的漁船。(新華社記者郭程攝)

  多年來,父親和鎮上的叔伯兄弟們闖蕩南海,飽嘗風浪里討生活的危險與艱辛,遭遇臺風、缺水少食、缺醫少藥……但最可氣的是在自己國家領海上作業被別國軍警無理抓扣。父輩們有過這樣的遭遇,所以,聽說國家招人“為國守?!?,都覺得自己責無旁貸。

  父親對我說,每次他駕駛漁船在海上與我的執法船相遇時,他的心里滿是自豪和踏實,因為兒子是代表國家在執法,是在守護我國漁民的生產安全。

  盧偉休假回家幫父親打理漁船。(新華社記者郭程攝)

  父親那次談話對我觸動很大。我又想起了自己在三沙工作的難忘經歷,想起了三沙綜合執法2號船指導員黃亞尼等老黨員的表現。忘不了,每次接到急難險重任務,黃亞尼總是挺身而出,跳幫、下小艇執法,他都當仁不讓。雖然年近退休,但他總是說:“我是一名共產黨員,就要有黨員的樣子!”

  家業要守,就得有人付出。我不僅不該離開,還需要更加投入,像黃亞尼等黨員同志那樣工作。我在心中發誓,要努力成為一名共產黨員,成為執法船上沖鋒在前的人。

  由于工作表現突出,2013年起,我擔任三沙綜合執法2號船船長。

  盧偉(左一)在三沙綜合執法2號船上工作。(受訪者供圖)

  2014年7月,我鄭重寫下入黨申請書。我寫道: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,成為這支優秀隊伍中的一員,更好承擔起執法船船長的責任,讓鮮艷的國旗、黨旗在南海上空飄揚。

  2015年7月,黨組織批準我成為一名中共預備黨員,一年后轉為正式黨員。從此,我開啟了自己全新的人生篇章。

  入黨6年來,我認真踐行入黨誓言,多次積極參加并圓滿完成海上搜救任務和重大執法任務,最多的一年有300多天漂泊在海上。作為這艘執法船上的最高安全指揮員,我深知必須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,為此我苦練駕駛本領、管理本領、執法本領。

  在這里,我想對黨說,南海是我的家,我是南海的兒子,此生我定當全心守護好祖國這片藍色國土。

  記者:趙葉蘋、黎多江

  編輯:廖翊

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邱麗芳 】
閱讀下一篇:
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7588290
亚洲精品国产第一区二区